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丢失的海螺在哪

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怎么做呢?很多玩家还不太清楚,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感兴趣的玩家一起来看一看吧。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错位的海螺一位置见上图,在山上玩家可以利用上图位置的挑战任务来飞到山上目前第一天只能…

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怎么做呢?很多玩家还不太清楚,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感兴趣的玩家一起来看一看吧。

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错位的海螺一

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丢失的海螺在哪

位置见上图,在山上

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丢失的海螺在哪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丢失的海螺在哪原神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攻略 丢失的海螺在哪

玩家可以利用上图位置的挑战任务来飞到山上

目前第一天只能完成这么多

其他三个海螺在

1.西北方向的大岛,全是水的山洞里

2.南方的大岛遗迹边的山上

3.东北方向大岛的井里

以下为被错置的海螺任务流程:

之前唤醒的愚人众小队成员都回到了中央岛屿的营地里,真不知道名为雅科夫的岩使游击兵最后恢复理智了没有…

与营地中的愚人众对话

阿加菲娅: 雅科夫,雅科夫,刚才的就是你平时最喜欢听的曲子…

阿加菲娅: 怎么样,雅科夫醒过来了吗?

扎哈尔: 不行,阿加霞,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阿加菲娅: 每次我唱这首歌的时候,尤其是唱到「仲夏已逝,万花凋谢。你必将远行,而我却习惯等待。」这句的时候…

阿加菲娅: 每次我唱到这里,他总是会眼睛变得湿润地看着我呀…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阿加菲娅: 唉…

扎哈尔: 我给他做了他最喜欢喝的汤,味道香得我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是他还是没醒。

叶夫卡: 阿加霞,我明白了!其实雅科夫最想要的就是他父亲能够回来,要不我就假扮成他的父亲…

阿加菲娅: 闭嘴,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我当时就不该让雅科夫和你一队的!

叶夫卡: 阿加霞,这不是因为我,你知道的,都是因为那个实验…

阿加菲娅: 雅科夫,可怜的雅科夫啊…

派蒙: 怎么了,雅科夫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吗?

阿加菲娅: 是你们啊…唉,正如你们所见,雅科夫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阿加菲娅: 这该如何是好啊,如果他这样浑浑噩噩的,就算回到了至冬,恐怕也会被愚人众除名…

被愚人众除名不好吗…

听上去倒是件好事。

阿加菲娅: 可是,可是雅科夫现在孤身一人…我们都时常外出执行任务,没人能够照顾他…如果被愚人众除名,他这样还怎么活下去呀…

阿加菲娅: 对了,NICKNAME,你…你肯定解决过很多这样的事了吧!

阿加菲娅: 拜托了,拜托了,找到让雅科夫恢复的办法吧!

派蒙: 可是…

阿加菲娅: 你们不是想要情报吗,我们会拿机密的情报跟你们交换的,比如…

扎哈尔: 对,比如「愚人众其实在金苹果群岛偷偷捕猎神秘花鳉」!

阿加菲娅: 扎哈尔…

扎哈尔: 对不起…我只记得这个了…

叶夫卡: 我们只是些负责跑腿的,哪有什么机密情报…

阿加菲娅: 叶夫卡,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派蒙: 唉…NICKNAME,你怎么看呢,「愚人众其实在金苹果群岛偷偷捕猎神秘花鳉」这条情报。

多少也是情报…

勉勉强强吧…

派蒙: 好吧,就看在这条情报的价值上,就帮你们这个忙吧。

阿加菲娅: 那真是感激不尽!

派蒙: 不过说是这么说…到底怎么样才能唤醒雅科夫呢…

派蒙: 他们之前好像一直在这个营地里…NICKNAME,不如我们先一起去营地里找找线索吧!

在营地进行调查

在营地进行调查

派蒙: 嗯?NICKNAME,你看箱子上放的海螺…

派蒙: 总觉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类似的海螺,我们调查看看吧…

在营地进行调查

在营地进行调查

叶夫卡的影像: 呦,瞧瞧,回来啦…哼,幸好装置没被你摔个稀巴烂…

雅科夫的影像: 但是…

叶夫卡的影像: 去做信号接收测试而已,累活又不是没干过…

阿加菲娅的影像: 你看,叶夫卡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吧。

雅科夫的影像: 那…那我先去做准备,待会儿我们就出发!

派蒙: 原来是能够记录下影像的海螺啊…

派蒙: 唔…总觉得这段对话有些没头没尾的…像是缺了什么东西一样…

派蒙: NICKNAME,我们去问问那些愚人众吧。

与营地中的愚人众对话收集线索

阿加菲娅: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了吗?

派蒙: 虽然也说不上是有线索,不过也是一种可能呢…

向三位愚人众小队成员说明了海螺的作用…

阿加菲娅: 啊,没想到被那个奇怪装置影响到的海螺还会有这样的效果啊…

阿加菲娅: 你说的那个画面,应该是我带着害怕被训斥的雅科夫,找叶夫卡的画面吧…

叶夫卡: 对,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印象。

阿加菲娅: 不过,那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前,更何况,受到了那台巨大装置的影响,呜…在营地里时的记忆也变得很模糊…

阿加菲娅: 但是,这里的海螺本来应该有四个,应该还有其他三个的!

派蒙: 其他的记忆很模糊,但是海螺有四个却记得很清楚?

阿加菲娅: 在营地休整的时候,我们发现忘带盛汤的容器了,所以就临时用了那个海螺装做好的汤。所以,那个海螺是我们一人一个的…

扎哈尔: 嗯,不过出发之前,雅科夫就把汤喝完,留在箱子上了…

扎哈尔: 其他的我们一人一个,全都带走啦!

那,海螺呢?

海螺现在在哪?

阿加菲娅: 唔…当时只觉得是一些普通的海螺,所以喝完汤之后就扔掉了…

阿加菲娅: 我想想,那个时候才刚上西北方向的大岛,就把汤喝完,海螺,海螺被我顺手丢在岛上一个全是水的山洞里了。

叶夫卡: 我,我好像扔在南方的大岛遗迹边的山上了…

扎哈尔: 嘿嘿,我的扔进了东北方向大岛的井里…

派蒙: 哇,根本就丢得到处都是…

派蒙: 西北方向的岛,应该是辛焱的幻境所在的岛,也就是破破岛…

派蒙: 南方向的大岛,就应该是危危岛…东北方向的话…

就是双双岛吧…

派蒙: 丢在了这三个岛上呀…

看来得找到这三个海螺…

派蒙: 嗯,如果找到了这三个海螺,说不定就能找到能让雅科夫醒过来的线索了!

与派蒙对话

派蒙: 对了,NICKNAME,就在他们说的那些地方…我们不都看到过奇怪的海螺影像嘛…

派蒙: 那个时候我们捡到的那三个有点怪怪的海螺,说不定就是用在这里的,赶紧放箱子上试试吧!

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额外对话

与阿加菲娅对话

若满足以下条件: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又或者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阿加菲娅: 怎么了,找不到海螺?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带着的那个海螺应该在西北方向的大岛一个全是水的山洞里了。

与扎哈尔对话

若满足以下条件: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又或者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扎哈尔: 我的海螺?我的海螺被扔进东北方向大岛的井里啦,那井还蛮深的嘞…

与叶夫卡对话

若满足以下条件: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又或者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叶夫卡: 我的那个海螺被我扔在南方大岛遗迹边的山上了…

叶夫卡: 真是羞愧啊,要是早知道海螺有那样的作用,就不带出营地了。

与雅科夫对话

若满足以下条件: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又或者

正在进行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雅科夫: 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我的父亲啊…为什么…

(看来还是不太清醒的样子…)

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前去寻找丢失的海螺

参与对话

派蒙: 哦,看上去像是两个人躺在地上呢…是在看天上的星星?

派蒙: 总觉得是有点奇怪的影像呢…

扎哈尔的影像: 雅科夫,长官说了你些什么,你这么垂头丧气的。

雅科夫的影像: 因为海浪颠簸,搬运仪器的时候摔了一跤,幸好我手快,仪器没事…

雅科夫的影像: 但是长官还是训话说,要让我们小队去各个岛上做装置的信号接收测试,那可是最辛苦的任务…

扎哈尔的影像: 没关系,不必这么伤心,咱们什么累活没干过啊。别伤心啦,先吃点东西吧!

派蒙: 他们指着那么高的地方,是想要吃什么啊…

派蒙: 难道这个海螺…放歪了?

参与对话

派蒙: 唔,影像居然正好放在舞台的中间…

派蒙: 这两个人在干嘛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在说什么,另一个人坐在地上…

派蒙: 我知道了,这个一定是在讲故事的画面!他们一定是快要睡觉了,所以影像里她正在为坐在地上的人讲睡前故事…

愚人众也要听睡前故事吗…

派蒙: 说不定愚人众里也有人有这种需要的嘛。

雅科夫的影像: 阿加霞,佩尔西科夫大人让我们去做信号接收测试,是让我们四个一起去…叶夫卡要是听到这件事,又得生气不可…

阿加菲娅的影像: 雅科夫,不会的,这是上面大人的命令,叶夫卡肯定也不会责怪你的…

阿加菲娅的影像: 唉,你要是真这么害怕,我陪你去跟叶夫卡说。

派蒙: 什么嘛,原来不是在讲故事呀…

派蒙: 不过这段对话没头没尾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嘛…

参与对话

派蒙: 海螺居然能够从井中浮起来…

毕竟是被幻境影响的海螺…

大概壳中有空气…

派蒙: 嗯,真是奇妙…啊,影像显示出来了,NICKNAME,你快看,那里有个弯腰的…哇!

派蒙: NICKNAME,你不要动,你的身后…

是、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不许故意吓人哦!

派蒙: 啊,仔细一看只是海螺产生的影像,突然出现在背后,真是吓了人一大跳呢!

雅科夫的影像: 信号测试器…两组…

叶夫卡的影像: 唉,我还以为他被单独叫出去是要受什么严重的惩罚,结果只是布置了比较麻烦的任务,真是松了口气。

阿加菲娅的影像: 他可害怕被你骂了,哈哈,看上去就像是害怕被「哥哥」骂的「弟弟」一样…你说,他是不是,其实怕的是我们对他失望…

阿加菲娅的影像: 明明大家只是小队成员而已…但有的时候,感觉就跟「家人」一样啊…

叶夫卡的影像: 家人吗…

派蒙: 嗯…总有种偷听到了不该偷听到的话的感觉…

派蒙: 影像里这几个人好像不是…「那么坏」的愚人众嘛…

将错位的海螺放回原位

唤醒雅科夫

扎哈尔: 雅科夫,长官说了你些什么,你这么垂头丧气的。

雅科夫: 因为海浪颠簸,搬运仪器的时候摔了一跤,幸好我手快,仪器没事…

雅科夫: 但是长官还是训话说,要让我们小队去各个岛上做装置的信号接收测试,那可是最辛苦的任务…

扎哈尔: 没关系,不必这么伤心,咱们什么累活没干过啊。别伤心啦,先吃点东西吧!

雅科夫: 阿加霞,佩尔西科夫研究员让我们去做信号接收测试,是让我们四个一起去…叶夫卡要是听到这件事,非得气个爆炸不可…

阿加菲娅: 雅科夫,不会的,这是上面大人的命令,叶夫卡肯定也不会责怪你的…

阿加菲娅: 唉,你要是真这么害怕,我陪你去跟叶夫卡说。

叶夫卡: 呦,瞧瞧,回来啦…哼,幸好装置没被你摔个稀巴烂…

雅科夫: 但是…

叶夫卡: 去做信号接收测试而已,累活又不是没干过…

阿加菲娅: 你看,叶夫卡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吧。

雅科夫: 那…那我先去做准备,待会儿我们就出发!

雅科夫: 信号测试器…两组…

叶夫卡: 唉,我还以为他被单独叫出去是要受什么严重的惩罚,结果只是布置了比较麻烦的任务,真是松了口气。

阿加菲娅: 他可害怕被你骂了,哈哈,看上去就像是害怕被「哥哥」骂的「弟弟」一样…你说,他是不是,其实怕的是我们对他失望…

阿加菲娅: 明明大家只是小队成员而已…但有的时候,感觉就跟「家人」一样啊…

叶夫卡: 家人吗…

雅科夫: 家人…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雅科夫: …父亲让自己留在了危险的地方,让我得以脱身返回至冬。确认父亲无法归还后,他们送来了那枚徽记…

雅科夫: 可是我不想要那些奖赏和荣誉…我,我只想要我的家人…啊,父亲啊,为什么你独自把我留在这个世上呢…

阿加菲娅: 雅科夫。

雅科夫: 唔…头好痛,怎么了,阿加霞姐姐,你怎么在这…我们不是在不同的组吗…

阿加菲娅: 实验和任务都已经结束啦,雅科夫。

叶夫卡: 没想到居然是「家人」啊…那我的推论也对了一半嘛!

雅科夫: 怎么、怎么都这样看着我,我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阿加菲娅: 没有,只是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你的心里话而已。雅科夫,所谓的家人有的时候并不仅仅指血脉相连的人哦…

扎哈尔: 嘿嘿,我觉得家人就是能一直在一起吃饭的人。

雅科夫: …我,我知道啦。

叶夫卡: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将我视作你的父亲…

雅科夫: 不,这就有点恶心了…

派蒙: 啊,雅科夫恢复了!

真是可喜可贺…

雅科夫: 咦,这两位,不是在内部文件里看到过的…

派蒙: 其实之前就想问了…

内部文件?

什么内部文件?

阿加菲娅: 哎呀,没什么,上面都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阿加菲娅: 对了雅科夫,如果没有他们帮忙,你说不定就没法恢复理智了!

雅科夫: 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次就谢谢你们了!

派蒙: 嗯…还是有点在意,不过就算了,我们也算成功完成了「情报与委托的交易啦」。

本文内容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bilihao.com/danji/175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0:41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0:41

相关推荐